主页 > 军事 > 原体育总局局长伍绍祖:与毛泽东的三代情缘
2014年05月21日

原体育总局局长伍绍祖:与毛泽东的三代情缘

2007年7月,我大儿子一家从湖南省耒阳市老家回来时带来一张照片,是我的小叔叔给的,照片是1919年初夏原长沙湖南第一师范学校一些校友的合影。照片上一共有21人,第一排坐在地上,第二排坐在凳子上,第三排站着。第一排右数第二人是我祖父伍如春,第二排左数第三人便是毛泽东,那时他刚从北京经过上海回到湖南长沙。据我小叔叔讲,这张照片过去在湖南老家的家中也有一张。1959年我祖父去世后,我的三个小叔叔都分别出去上学、当工人或参军,他们三个人的母亲(即我的后奶奶)也离家走了,家里的房子便出租给别人。“文革”初期这家人怕与“当权派”有瓜葛,便把我家中所有的照片都烧掉了。这次拿回来的照片是最近在一本新出的杂志上发现的,他翻印后由我儿子带了回来。

我祖父是1878年出生的,比毛主席大15岁,原在家乡当私塾老师,为了适应社会变化,1913年又去长沙上了第一师范,与毛主席同年级。那时毛主席才20岁,风华正茂,广交朋友,胸怀大志,以图报国。而我祖父已经35岁,虽然他与毛主席的关系还不错,毛主席称他为“伍大力士”,但他家中上有老母,下有妻小,所以没有跟随毛主席参加革命,这也成了他一生的憾事。

他在解放后给毛主席写了一封信,信中有诗一首,其中两句是“大惜未随长征去,作一鹪鹩不可能”。还诉说了家中生活困难:“云儿救我只杯水,杯水焉能救车薪”。当时毛主席给我祖父回了一封信,是用毛笔在宣纸信笺上写的,从书法角度看,是很好的草书书法作品。毛主席在信中表示对祖父家中“困难甚念”,并寄去当时的旧币300万元“聊助杯水,如有急需尚望续告”。我听父亲伍云甫讲,1955年春节团拜时,毛主席见到他还问:“你为什么不给家里寄钱?”其实那时实行供给制,我父母的津贴并不多,但还是每个月给湖南老家寄25元。

前些日子我在中央电视台看到电视剧《恰同学少年》,讲毛主席在长沙第一师范情况的。虽然其中并无我祖父这样一个人物,但把当时毛泽东同志的革命精神和革命活动表现出来了。现在我得到了这一张当年毛主席和我祖父聚会时的照片,心里非常高兴。

父亲伍云甫与毛主席

我父亲是1904年出生的,在我祖父的鼓励下于1920年考上衡阳第三师范,上学是免费的。在这个学校,父亲开始接触到一些宣扬欧洲革命思想的书。1922年毛泽东同志到衡阳三师作过一次关于社会主义的讲演,父亲听了以后,很受教育,遂于次年加入了社会主义青年团。1925年毕业后他回耒阳县当教师,参加县里的革命活动,并于1926年4月入党。

当教师一个月有20块大洋收入,但党组织那时需要有人专门搞党的工作,当时耒阳县党组织的负责人对我父亲讲:“你是要当党员还是要当教员?要当党员就辞去教员。”结果父亲就辞去教员专门搞党的工作了,后来参加了1927年秋收起义和1928年的年关湘南起义,1930年被党组织派到上海党中央特科四队学习无线电通信技术,1931年初被派到赣南参加创建中央红军电台的工作。那时我父亲在中央红军总部工作,经常能见到毛主席。当毛主席得知我父亲的父亲是伍如春时说:“伍如春的儿子也来参加革命了!”